第二证券|存款定价仍有政策空间

在银行持续面临息差压力,同时还要加大信贷投放的背景下,业内对于银行人民币存款利率下调已经有所预期。近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行,也强化了这一预期。

去年4月,央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自律机制成员银行参考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债券市场利率和以1年期LPR为代表的贷款市场利率,合理调整存款利率水平。对于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及时高效的银行,央行会给予适当激励。

4月中旬以来,我国债券市场明显走牛,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路走低,进入5月跌破2.75%,创下去年11月以来新低。另外,今年以来国债发行票面利率也进一步下降。

此前有业内人士表示,根据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要求,利率自律机制每年会定期根据市场利率变化情况,对存款利率合意调整幅度做相应测算,已经成为执行线性趋势的常规操作。

从银行自身来看,行业较长时间以来面临着本币业务息差收窄的压力,外币息差压力也逐渐显现。综合机构分析,一方面,在贷款利率下行背景下,储蓄不断攀升尤其存款定期化趋势加剧、信贷需求不足带来的存贷差拉大,进一步放大了银行的息差压力;另一方面,在美联储持续加息背景下,银行美元负债端的滞后效应正在逐渐显现,与资产端的期限和收益错配加剧。

对于此次大行新一轮存款利率下调,中信证券(19.910, 0.04, 0.20%)银行业首席分析师肖斐斐指出,预计主要影响高于市场利率的长端存款利率,进一步缓解大行负债端压力,后期不排除股份行与城农商行或将根据自身经营与供求状况,跟进调降存款利率的可能,进而利好行业负债成本改善。

就在今年4月,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发布《合格审慎评估实施办法(2023年修订版)》(下称《办法》),在相关指标中新增了存款利率市场化定价情况,且为扣分项,这也被视为4月中小银行存款利率密集补降的诱发因素。

从存款利率市场化定价情况考核标准来看,《办法》明确,若银行各关键期限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季度月均值较上年第二季度月均值调整幅度低于合意调整幅度的,将在“定价行为” 得分基础上扣分。在此背景下,机构对于此轮其他银行跟进调整的预期较强。

据戴志锋测算,若按照人民币活期存款利率调降5个基点,部分定期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5万美元(含)以上的1年期定期美元存款利率不高于4.3%等计算,大致可缓解行业负债成本3.5BP以上,其中人民币存款利率下调中,国有大行和农商行受益更大,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对美元存款利率调整更为敏感。

肖斐斐认为,当前新发贷款定价低位运行,存款自律定价机制仍有发挥作用空间。一方面,前期调降挂牌价有助负债成本节约,降低息差下行速度;另一方面,后续存款定价仍有政策空间,可以帮助实体融资成本保持低位。戴志锋也指出,本次调整虽然涉及品种较多,但幅度相对较小,从监管和银行自身角度来看,存款利率未来仍有下降空间。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